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生活派

夏日傾情 麻婆豆腐椒麻雞

標簽:生活派 | 來源:中國婦女報 | 作者:蔡浩杰

 ■蔡浩杰

 廣州夏天的夜晚甚是吵鬧,遠方的車流承載著一整天的疲憊,大地白氣騰空而起,就像云端的愁緒講不清,宛若那熱油潑向花椒,吱吱響著,唇舌微麻,悵然若失。

 記憶中的豆腐本是清淡口味的代表,不曾想第一次體驗麻辣口感,卻是從豆腐而來。麻婆豆腐可下三碗飯,麻辣鮮香輪番轟炸,有那么一瞬間,味蕾全部喪失記憶。麻,可謂天下獨尊。

 大約在清代同治初年,成都北郊萬福橋的陳興盛飯鋪里誕生了第一份麻婆豆腐,除了口感上的麻,興許是老板娘被人喚作陳麻婆,這豆腐成名也更自然些。

 熱鍋燒油,加豆瓣醬、辣椒碎,把肉末炒至干酥,放豆腐加高湯一起燜熟,最后勾芡撒上花椒面。豆腐裹著紅色的醬汁楚楚可憐,肉末代表著動物蛋白與植物蛋白握手言和,花椒面仿佛能在裊裊白煙里勾人魂魄,教人迫不及待挖一勺放進口中,滿口鮮香。豆腐的嫩滑與肉末的酥香在嘴中纏繞,一股前所未有的麻緊緊裹住舌尖,觸電般的震動在嘴唇回環,頓覺香氣也有嬌艷野蠻的姿態,花椒的麻與香直搗舌根與鼻腔,只覺好似敗北了,卻又欣喜若狂。

 “葉青、花黃、果紅、膜白、籽黑,稟五行之精”,花椒多籽,味香,古時是定情信物?!对娊洝り愶L》里便有“視爾如荍,貽我握椒”。古人的浪漫如花椒般直接,假如再多給一些食材,定是香氣四溢的一餐。

 除了麻婆豆腐,椒麻雞的麻也是令人滿口生津的。整雞加香料煮熟,手撕后搭配洋蔥、木耳、海帶、腐竹等配料,淋上期待已久的椒麻油,大口解饞,余味悠長。雞肉鮮嫩,雞骨咸香,金燦燦的雞皮爽脆彈牙;椒麻油暗暗發力,藤椒和花椒在轉世前的飛揚跋扈再次被喚醒;洋蔥成了解膩的角兒,木耳怒刷存在感,腐竹吸飽了湯汁在湯底躺平;有幸將它們與雞肉一起送進口中,再扒拉一大口米飯,鮮辣爽口,唇齒冒煙。好酒的再來一口卡瓦斯,頓覺神仙美味,不過如此。

 麻這種味覺,和鮮一樣撲朔迷離,它不像辣那么直截了當,卻又能以50赫茲的頻率在唇上舞蹈。而麻往往伴隨著辣,花椒不懂獨處,辣椒與胡椒的并肩作戰,誓死捍衛痛感的尊嚴。

 與花椒的土生土長不同,辣椒自南美來,胡椒自西北來,天地萬物,融會貫通。君不見,熱滾滾的菜籽油天上來,“滋啦啦”一聲炸出了多少天南地北的悲歡。抑或是通通研磨成粉,將每一顆麻辣因子化為粉末,期待著觸動愛的神經末梢,像《戀愛的犀?!防锏目畤@:“這一切作用下神經末梢麻酥酥的感覺,就是愛情?!?/p>

 愛麻婆豆腐拌飯,愛椒麻雞下酒,愛混沌時空里的迷蒙與溫柔,興許星光璀璨像撒了一天空的花椒粒,追憶似水年華里,月光汩汩,洗去一夏天的遺憾,空留一句曹植的盛贊:“踐椒途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p>


  • 分享:
  • 編輯:李凌霄 ????2021-08-12

評論

0/150
啪啪av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