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權益

防治家庭虐童,應建立綜合干預機制

標簽:權益 | 來源:中國婦女報 | 作者:張榮麗

 在兒童保護已經取得巨大成績的基礎上,國家應該繼續加大兒童保護力度,采取完善立法、加強執法、建立專門救助機構、營造關愛兒童的社會氛圍、加大保護工作資源投入等綜合措施進行積極干預。由事后救助向事前預防轉化,力求防患于未然,給兒童創造一個沒有暴力的世界。

    ■ 張榮麗

    繼6月1日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正式實施后,《國務院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關于加強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的意見》也于近日印發。意見在總體要求部分,明確要強化對未成年人的保護,在重點任務部分,要求強化對家庭監護工作的監督和依法處置,為我國防治虐待未成年人又提供了一項立法保證。

    虐待兒童多發生在家庭內部,需綜合干預

    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聯合發布的《2020年關于預防暴力侵害兒童行為的全球狀況報告》披露的數據顯示:在全球范圍內,據估計,每年有二分之一的2至17歲兒童遭受某種形式的暴力行為;有近3億2至4歲的兒童經常遭受其照護者的暴力管教。

    虐待兒童是一個全球性的社會問題,成因復雜,多發生在家庭內部。早在1999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就給“虐待兒童”下了定義:虐待兒童是指對兒童有義務撫養、監管及有操縱權的人做出的足以對兒童的健康、生存、生長發育及尊嚴造成實際或潛在傷害的行為,包括各種形式的軀體或者情感虐待、性虐待、忽視以及對其進行的經濟性剝削等。父母對未成年子女實施家庭暴力就是常見的虐待兒童行為。

    根據我國已經加入的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對兒童年齡的規定,結合我國刑法、未成年人保護法、反家庭暴力法的相關規定,在中國,虐待兒童是指對不滿18周歲的兒童負有監護、看護職責的人,以包括但不限于毆打、侮辱謾罵、凍餓、有病不給醫治、體罰、限制自由等方法,對兒童實施肉體傷害、精神摧殘的行為。

    與歷史上相比,目前中國兒童的整體生存、發展、受保護狀況各項指標都是最好的時候??傮w來看,中國在保護兒童合法權益,防治對兒童的虐待立法上,雙向發力:一方面提升對兒童的保護力度,一方面加大對虐童行為的處罰力度,為兒童創造安全健康的成長環境。但受社會發展不均衡、不充分的影響,兒童保護工作還存在短板,與人民群眾對兒童保護的期待還有差距,虐待兒童現象還偶有發生,全社會還須高度重視虐待兒童問題,國家需要采取完善立法、加強執法、建立專門救助機構、營造關愛兒童的社會氛圍、加大保護工作資源投入等綜合措施進行積極干預。

    完善立法強化執法

    兒童保護專項立法仍需要不斷細化,為參與兒童保護的機構提供充分的法律依據。例如制定詳細的兒童監護法律、防治兒童虐待法律、兒童福利法、少年刑法、少年刑事訴訟法等。還有一些法律規定需要進一步突出兒童利益,以虐待罪為例,刑法中的虐待罪犯罪對象既包括成年人也包括未成年人,沒有對兒童的特殊保護。應當將虐待兒童罪單列出來,加大處罰力度,震懾和扭轉對兒童實施“棍棒教育”的陋習。鑒于虐待兒童的表現多樣,后果嚴重,難以在某一部綜合性法律中以幾個條款規定清楚,可以制定專項的虐待兒童防治法,融實體法和程序法于一體,突出預防的作用,為預防和懲治虐待兒童違法犯罪提供全方位的法律依據。

    在推進立法的同時,還應加大執法力度。例如,公安機關接到虐童行為報警后,要及時出警,必要時對虐待兒童的監護人給予治安處罰,觸犯刑律的要及時立案,不能濫用調解權,對嚴重虐童行為一調了之;人民法院對虐童案件要及時根據相關人員或組織的申請,迅速頒發人身安全保護令;對嚴重虐待子女的父母,審判機關除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外,還可以依法剝奪其監護資格。

    建立救助受虐兒童的專門服務機構

    徒法不足以自行。兒童保護專門工作機構在保護工作中的地位至關重要,關系到法律的落實和執行效果。以我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為例,成立于1979年的“香港防止虐待兒童會”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專門保護兒童的慈善機構,致力于消除各種虐待兒童的行為。該機構每年都會面向社會發布詳細的服務及財務報告,例如該機構在報告中會說明他們接受的虐待兒童個案數量多發的幾個地區,這樣就為政府和社會防控資源未來精準投放的地區和兒童受虐高危家庭提供了重要依據。

    目前,中央和地方政府已經意識到專門服務機構和專業工作人員在兒童保護工作中的重要位置,正在采取有力措施增加兒童保護專門機構數量。5月25日,民政部、中央編辦、發展改革委、教育部、公安部、財政部等14部門聯合發布了《關于進一步推進兒童福利機構優化提質和創新轉型高質量發展的意見》,要求到2025年,全面完成中國兒童福利機構優化提質和創新轉型,構建符合中國國情、更加專業、更高質量、更有效率的新時代兒童福利工作服務體系,現有的881個縣級兒童福利機構原則上應轉型為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該意見將使困擾兒童保護工作已久的救助機構不足問題得到根本性的改變,未來基層縣級行政轄區內將有自己的專業兒童救助機構。

    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員去做,專門機構加上專業人員才能讓兒童保護工作行穩致遠。國家還應當鼓勵社會力量進入兒童保護工作領域,以政府購買社會服務、項目委托等方式引導兒童社工、心理咨詢師、律師、醫生等專業人員投身兒童救助工作,向受虐兒童提供高質量的心理、法律、庇護、醫療等專業服務。

    營造關愛保護兒童的良好社會風尚

    中國漫長的封建社會使得“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才”等落后教育觀念還具有一定的市場:一些家長不認為暴力管教子女是虐待,而認為打罵自己的孩子是家長的權力;社會公眾也普遍認為怎樣管教子女是家務事,外人不便干涉。未成年人保護法中確立的兒童特殊優先保護、兒童利益最大化等現代兒童保護理念在社會上還缺乏更大的影響力,因此國家應該在基層社區長期宣傳普及未成年人保護法律規定及給予兒童特殊優先保護的進步理念,在全社會營造關愛保護兒童的良好社會風尚。

    與此同時,通過教育培訓提升兒童的自我保護能力和報警意識。尤其要在公權力機關、教育領域及全社會宣傳普及未成年人保護法及反家暴法規定的強制報告制度,讓強制報告意識在公職人員、教職員工和社會公眾內心扎根,使得公權力機構和兒童保護組織能借由強制報告制度及時知悉兒童遭受虐待的信息,第一時間及時介入虐童案件,保護兒童生命安全,盡最大力量縮短兒童第一次受虐和發現處置之間的時間。

    加大對防治虐待兒童工作的資源投入力度

    兒童保護工作高質量可持續發展,政策、資金、人力資源等投入是前提和保障。以我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防止虐待兒童會”為例,作為民間專業兒童服務機構之一,“防止虐待兒童會”2019至2020年度工作經費達1800多萬港幣,這其中既有來自特區政府的資助,也有來自社會的捐贈。充裕的資金保證了該機構可以聘用專業人員開展個案服務,組織豐富多彩的社區宣傳活動,為受虐兒童和一般兒童提供長期穩定的服務。

    人類社會生生不息,這就決定了兒童保護和救助工作應當長期穩定進行,不能搞運動走過場,做表面文章。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不斷增強,在兒童保護領域的投入也應該隨之增加,以適應社會發展對兒童保護工作的需要。前文所述的縣級881個兒童福利機構在向兒童救助保護機構轉型的過程中,國家應投入充分的財力物力進行人員培訓和場所、設施建設,確保這些救助機構真正發揮救助作用。

    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其中一個突出亮點就是確立了國家監護制度。通過設置國家監護制度,明確了國家是兒童的最高監護人。對于虐待兒童現象,國家必須有所作為,這既是國家職責所在,也是法律的剛性規定。

    對損害少年兒童權益、破壞少年兒童身心健康的言行,要堅決防止和依法打擊。在兒童保護已經取得巨大成績的基礎上,國家應該繼續加大兒童保護力度,通過一系列有效措施,對虐待兒童現象實施綜合干預,由事后救助向事前預防轉化,力求防患于未然,給兒童創造一個沒有暴力的世界。    

    (作者系中華女子學院法學院副教授)

  • 分享:
  • 編輯:楊蔚然 ????2021-06-16

評論

0/150
啪啪av网址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