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女主角

坐了40年冷板凳,現在拯救美國就靠她

標簽:女主角 | 來源:美加雙城記微信公號 | 作者:李立強

全球都在等待新冠肺炎疫苗。 

最值得期待的,是一種基于信使RNA技術的疫苗,正在美國FDA的綠色通道審批中。相比傳統疫苗,它更安全、快速、副作用小,可以說是汽車和馬車的區別。(中國在測試自己的信使RNA疫苗,也有企業跟美國企業合作生產) 

這個技術不僅能生產疫苗,也能治療中風、癌癥、流感等。新冠疫情將這一技術的變革,提前了至少一代人。 

這項技術的奠基人,Katalin Kariko,匈牙利裔美國科學家,也終于進入大眾視野。 

1240283753296491.png

她已經在冷板凳上坐了近40年。30歲失去工作,漂洋過海赴美,被辭退,被降級、無數次申請經費被拒,終于等到了歷史的機遇。

Katalin Kariko的人生,沒有“容易”兩個字。 

她生在匈牙利,博士畢業后,在匈牙利南部城市Szeged,匈牙利科學院下屬的生物研究中心工作。 

Katalin Kariko癡迷于信使RNA。這是一種很特別的RNA,它告訴細胞,要為人體制造哪些蛋白質。理論上,如果能操控制造信使RNA,告訴它要制造哪些蛋白質,人類就能獲得一個最厲害的武器,去抵抗疾病。 

想法很美好,但這只是理論。人類對它的了解剛剛開始,在1980年代,這是一個遠遠還看不到成果的基礎研究。

不出意外,沒有科研成果的Katalin Kariko,在她30歲那年,被單位University of Szeged解雇了。 

她想在歐洲找個近一點的工作,但一直未如愿。結果,只有位于遙遠的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天普大學,給了她一個工作機會。

1985年的一天,她和丈夫帶著才兩歲多的女兒,踏上了赴美漂泊之路。 

1980年代的匈牙利,是前蘇聯陣營里自由開放度最大的之一,但經濟發展水平依然遠遠落后于西歐。 

他們家唯一值錢的資產,是一輛汽車。賣掉后,在黑市上換了900英鎊。她把這900英鎊,縫在女兒的泰迪熊里,進入美國。

1243379742773856.png

從1990年開始,科學家嘗試用信使RNA來制造新藥,但結果都很不理想。 

那個年代,人類對信使RNA了解太少。這個技術致命的缺陷是,它在到達靶細胞之前,就被人體的防御系統破壞了。更嚴重的是,人體會本能的反擊外來入侵者,產生嚴重的免疫反應,甚至導致死亡。 

經過很多次失敗,多數科學家都放棄了,信使RNA領域被稱為“科學上的一潭死水”。 

Katalin Kariko拿不到經費,團隊解散了,1989年,她加入賓大藥學院。 

那些年,是她職業生涯的最低谷,沒有人相信她。 

1995年,因為拿不到經費,沒有項目,也沒有成果,她在賓大又被降級到最低級別。 

換個人,此時都會想去別的地方,或者換一個方向,但Katalin Kariko很軸,她堅持下來了。 

1998年,時來運轉,Katalin Kariko終于熬到了第一筆經費,10萬美元。 

巧合的是,也就是那一年,他遇到了人生貴人。她在復印機旁遇到了一個新同事,Drew Weissman,他剛從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跳槽到賓大。

兩人在復印機邊閑聊,Katalin Kariko告訴他,我能造出任何一種信使RNA。 

Drew Weissman慧眼識珠,看到了Katalin Kariko研究的無限價值。兩人一拍即合,成為合作伙伴,探索用信使RNA技術在生物醫藥上的應用。 

2005年,他們終于找到解決人體免疫反應的辦法,用弱化的版本替換了一個RNA的模塊。 

這樣,人造的信使RNA,就像神偷一樣,不知不覺的潛入人體細胞,而不會驚醒人類的免疫防御系統。 

他們的成果被另一個高人注意到了,斯坦福大學干細胞生物學博士后Derrick Rossi,讀到了他們的論文,驚嘆這是諾獎級別的發現。 

他感覺到其中巨大的商機,找到投資后,于2010年成立了一家公司,Moderna。 

在德國,另一個團隊也看到了這項技術的巨大潛力,并組建了一家新公司BioNTech,其美國總部位于麻省劍橋。該公司將開發基于信使RNA的癌癥疫苗。2013年,BioNTech聘請Kariko擔任高級副總裁,幫助監督mRNA工作。 

這兩家公司的技術,都是基于Kariko和她的合作者Weissman。 

雖然技術很前衛,但影響還只是局限在小圈子,直到2019年底,武漢爆發新冠疫情。 

中國科學家于1月10日在網上發布了其基因序列。因為信使RNA技術不需要病毒本身來制造疫苗,Moderna、BioNTech和其他公司的研究人員便開始工作,試圖用這一技術快速制造出新冠肺炎疫苗。 

BioNTech與輝瑞達成合作,投入了數十億美元生產疫苗。

Katalin Kariko 終于迎來了事業的高峰。

1243545518750195.png

Katalin Kariko的成功,一是選擇了合適的土壤。 

35年后,回憶當年的決定,Katalin Kariko慶幸自己離開了匈牙利,如果還呆在那,現在就是一個“不停抱怨的平庸科學家”。 

二是,做自己熱愛的事情,無條件相信自己。 

基礎研究很辛苦、很沉悶,研究者要甘于寂寞和清貧,只有真的是熱愛學術研究的人,才能堅持下來。 

在哈佛的一次演講中,Katalin Kariko強調她的成功“特別的依賴于失敗”,因為她所研究的是未知領域,路上遭遇了無數的障礙。 

但她沒有放棄,她是個工作狂,經常全年無休,包括新年的那一天都在工作。有時候累了就睡在辦公室的沙發上。 

她享受工作,熱愛研究,夢想著信使RNA技術能治療所有的疾病。她的科研成果是驚人的,她的論文引用次數接近12000次,這是非常高的引用數字。 

她的努力也激烈著女兒。

1242404459359604.jpg

她女兒賽艇運動員,兩屆奧運會金牌得主,在北京奧運會和倫敦奧運會拿到了金牌。她曬了很多女兒獲獎,接受采訪和報道的新聞,為女兒的成就而驕傲。

這是她女兒在2008年奧運會上,與已故籃球巨星科比的合影。拿到金牌那天晚上,她在運動員村偶遇科比,科比對她脖子上掛著的金牌羨慕不已。 

堅持和天賦,她把這兩個最好的基因,都傳給了女兒。 

背景

信使RNA疫苗比傳統疫苗強在哪? 

目前全球有十多種疫苗在后期臨床試驗階段,但只有輝瑞和Moderna的為信使RNA疫苗。 

疫苗的原理都一樣,教人類的免疫系統起反應,來抗擊外來病毒。 

傳統疫苗,將滅活或者減活病毒,注射入人體。這需要很長時間培育和優化病毒,而且,注射進人體的病毒,可能給人帶來風險。 

信使RNA疫苗,并不需要真正的病毒注射到人體,而是人造了一個RNA片段,引發人體同樣的免疫反應,從而達到抗體的作用。 

一是安全、副作用小。并沒有真正的病毒注射到人體,只是激發了人體免疫反應,因此,人不可能因為注射病毒而感染病毒,副作用要小很多。 

二是有效性強。一般的流感疫苗,只有超過50%的有效性。此前,醫學界預計信使RNA疫苗有效性在60-70%。兩家公司大規模試驗接種結果顯示,超過95%的有效性。 

三是研發生產速度快。常規疫苗的制造,雞蛋培育等過程需要幾個月,信使RNA 疫苗不需要這些步驟,大大加快了研發時間,只需幾周時間。

唯一的問題,是儲存分發。輝瑞的疫苗需要存儲在極冷的環境中,在美國就有多個巨大的疫苗儲存中心,上圖這個有一個美式橄欖球場大,擺滿了巨大的冰柜。 

全程都需要隔溫箱加干冰運輸,但只要運到了醫院,就能在普通的冰箱中保存5天。 

新冠疫苗的分發,將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光是輝瑞公司,就計劃每24小時20架飛機,在美國境內運送疫苗。 

Moderna的保存條件沒有這么苛刻,但也需要全程冷藏,而且,其生產能力沒有輝瑞那么強大。 

所以,信使RNA疫苗目前只能提供給美國等發達國家,可以說是富人的專利。廣大的發展中國家和農村地區,可能還得依賴傳統的疫苗,或者等待生產能力提升。

  • 分享:
  • 編輯:肖婷 ????2020-11-28

評論

0/150
啪啪av网址导航